高空中的生活—致城市高度的建设者2014-12-08 点击量 (
 
)
| 查看原图

  • 谭云兵,32岁,重庆人,他主要负责外墙装修。19岁开始从事建筑行业,“家里父亲,哥哥干这样的活,自己也跟着干,一干就是十几年”。9岁的儿子和妻子也从重庆跟随他来到济南的工地。结束了这里的工程,他们又将去到下一个陌生的城市。
  • 每天下午五点才能结束从高空的作业回到地面,一天中只有中午吃饭才能有一会休息的时间,“干我们这行的都是按工时算工资的,多干一会就多得些钱,所以不舍得耽误太长的时间”。
  • 每天干8个小时,整个月无休,他们每个月可以得到近万元的收入,比起呆在有暖气有热水的办公室,这些钱真的来之不易。
  • 每个悬挂在半空的吊栏上面有两三个人,外墙装修的各项工作都在这高空中的狭小空间上完成,再高的楼也是如此,虽然各种安全措施都很到位,但是俯瞰越离越远的地面,仍让人心惊胆战。
  • 长时间的高空作业也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危险,“干这样的活,家里人每天都会担惊受怕,但是没有办法,养家糊口必须得干”。当问到有没有想过改行时,他沉思了许久,“干的时间长了,别的也不会,可能也不适应,目前没想过去干别的”。
  • 每天站在高空重复着同样的工作,外面的气温已经零下几度了,几十米甚至更高的高空寒冷可想而知,“靠自己的劳动挣钱,感觉没什么不好的,也不觉得苦”。他的脸上始终带着微笑,可是,粗糙带有裂痕的手和他30出头的年龄很不符。
  • 城市的大厦越盖越高,从事外墙装修的他们就得越升越高。“刚开始也会害怕,时间长了都习惯了”,习惯这个词中包含了多少辛酸,不亲身经历是无法体会的。
  • 高空凛冽的寒风中,面对冰冷的机械和高楼,他们一呆就得是一天,日复一日。“家里的孩子老人得养,就得出来干活,不觉得太冷”。漫长的冬天,是不是家庭的责任和重担支撑着这份寒冷和孤独。
  • 谭云兵的工友,面对镜头,憨厚的他略显羞涩,也许这样的拍照是他们生活中少有的调味剂。
  • 像他这样的人,分布在工地上的各个角落,他们中间大部分都是从外地来到济南,一年中,只有春节他们才能回家和亲人团圆。全家人聚在一起吃团顿饭,这样在常人看来简单的事情,在他们看来确实如此的奢侈。不知道每当他们看到自己建设的高楼万家灯火时,他们会是怎样的心情。
  • 真正的接近他们,才能感受到他们是如此的朴实、简单。靠自己的体力挣钱,让父母能健康,让妻儿能安稳,这样就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