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资讯频道 > 地产动态 > 二手房价格跌回10年前 山东乳山海景房卖出“白菜价”

二手房价格跌回10年前 山东乳山海景房卖出“白菜价”

发布时间:2019-07-03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点击: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是很多人心中的理想家园。
  
  6月末,正值北方炎热干燥的夏天来临之际,又有许多机构开始铺天盖地兜售海景房,“以低廉的价格”“给您度假式生活”,这样诱惑力的广告词也的确撩人。
  
  而威海乳山,就是这样一座以海景房闻名全国的山东小城。这里拥有中国北方最好的沙滩,被誉为“天下第一滩”,也是旅游、疗养、避暑和度假胜地。
  
  盛夏时节,当自全国各地的游客和“看房团”纷纷涌向威海之际,关于这个“网红”小城的种种吐槽也开始刷屏:“鬼城”“新房打对折也卖不出去”“最后悔的海景房”……凭海景房火了这么多年的乳山到底怎么了?
  
  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实地探访威海乳山,试图为读者还原这个海景房之城的前世今生。
  
  乳山银滩某海景房小区
  
  信息不对称下的一二手房价
  
  乳山市的海景房集中分布于银滩旅游度假区,这里从1992年7月开始兴建,1994年7月被山东省政府批准为省级旅游度假区,规划面积8.5平方公里。
  
  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北京乘高铁6小时到达威海市,再乘坐城际大巴约2小时到达100公里外的乳山。
  
  6月末的小城乳山完全没有北方的燥热,微风习习,环境舒适而宁静。而满街挂着京、冀、辽、豫、闽车牌的私家车,证明了这里的海景房市场几乎全靠外地人支撑。
  
  “我们这里的单价9000元/平方米,银滩的新房基本也就是这样,不过质量更好一点的价格会在1万元以上。”在门可罗雀的金鼎淮河路9号售楼处,销售人员告诉记者,“这几年的新房价格是稳步上升的,去年在8000元/平方米,今年就是这个价格了。”
  
  记者通过询问该销售人员得知,银滩海景房中的新房目前是紧俏的,且价格一路攀升,简直就是买了就升值。
  
  金鼎淮河路9号小区外立面
  
  金鼎淮河路9号小区位于银滩偏东的区域,在售新房中以一居室小户型为主,对来这里度假的老年人群有很明显的针对性。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该项目现场看到,新房外墙多以金黄色为主,和周围的二手房有着鲜明的区隔。“我们的新盘都是框架结构,质量是和周围砖混结构的旧房是不能比的,小区的绿化环境也会好很多,所以价格也会略微贵一些。”销售人员说。
  
  “目前银滩不再批新房项目了,您能买到的新房越来越少了。”销售人员特别强调。
  
  但之后不久,记者却见到另一种迥异的画风。
  
  “我买完就后悔了。”两年前以7000元/平方米买了金鼎银龙湾新房的业主的陈先生说: “这周围的二手房价格才卖不到4000元/平方米。”
  
  令陈先生后悔的很大部分原因是价格,“你的房子质量再好,也禁不住一半的差价呀,这套房子是砸我手里了,想再卖出去很难了,除非再赔一半。”
  
  “您当时不了解二手房的情况吗?”对于记者的提问,陈先生无奈地说:“当时‘看房团’把时间安排得很紧,也根本不给我们接触当地人的机会,我们根本不知道这里二手房这么便宜。”
  
  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组织来自全国各地的“看房团”前来下单,是银滩新房销售的独家秘诀。
  
  每逢周末,一辆辆载满全国各地客户的大巴车便停满了银滩的大街小巷,这便是当地人口中常常提到的“看房团”。
  
  银滩一些二手房中介也曾试图同“看房团”接触来推销低价的二手房,为此还引发过与新房项目销售人员之间的冲突。
  
  银滩某二手房中介展示的房源
  
  “行有行规。”一位在银滩从事近10年二手房中介工作的张先生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看房团)是人家拉来的客源,我们不能去抢。不过也有不懂规矩的去抢客源,被人家搞得很惨。”
  
  在另一个售楼处,当记者询问新房情况时,一位年轻中介人员表现得很警觉:“你是和‘看房团’一起来的吗?如果是(看房团),我就不敢接待了,惹不起。”
  
  新房项目的售楼人员也似乎早已习惯了这种营销模式,对像记者这种不请自来的客户感到格外诧异。
  
  “我们接待您这样的散客还是挺少的,大部分都是‘看房团’。”银滩一位新房销售人员坦言,因为是工作日没有“看房团”,摆满桌椅板凳的售楼部显得空空荡荡。
  
  来自天南地北的客源,就在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在银滩购买了一套套比周遭二手房还贵上一倍不止的新房。
  
  从“发展迅猛”到“不景气”
  
  为何银滩的二手房价格只有新房的一半?
  
  答案很简单——过剩了!
  
  银滩的海景房有多少呢?“把乳山市所有的人口填进去都住不满。”一名乳山市民这样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据记者解,乳山银滩在2000年之后加快了海景房的建设步伐,在20多公里的海岸线上自西向东陆陆续续建设了200多个海景房项目。
  
  在乳山市区中,《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看到最多的是装修、建材、家具等门店,据说都是依靠来自银滩的生意。
  
  从2000年到2005年,《乳山市年鉴》中描述房地产行业“发展迅猛”,房地产投资总额从8800万元猛增至7.53亿元。
  
  随着海景房的大量开发,全国各地的大批购房者向涌入银滩。《乳山年鉴》这样描述当年的盛况:“2006年银滩旅游度假区的房地产市场开发销售良好,北京、天津、青岛等大中城市市民纷纷进区购房投资置业,房地产市场开发量及房价持续上升。”
  
  银滩的老式砖混结构海景房
  
  2007年至2010年,是乳山房地产业发展的巅峰。2007年,乳山全年共完成房地产投资35亿元,比上年增长116.05%,销售面积119.25万平方米。此后至2010年之间一直保持高位运行,2010年完成投资33.1亿元,销售面积达128万平方米。
  
  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统计,2007年至2010年,乳山房地产竣工总面积高达562.34万平方米。
  
  显然,市场一时间难以消化如此多的房源。在一路高歌猛进之后,银滩出现了房源去化难题。
  
  2010年之后,银滩海景房迅速发展的隐患开始显现。
  
  2011年之后,《乳山年鉴》已经不再透露年度房地产销售面积和金额情况,竣工面积也日渐萎缩,乳山市政府在当年还叫停了普通海景房的规划审批和开发建设。
  
  2013年,乳山市房地产竣工面积仅88.52万平方米,不及2010年高峰时期的一半。
  
  2014年,乳山官方对房地产市场的定义为“市场形势不景气”。
  
  “烂尾”海景房项目的盘活
  
  2013年前后,银滩萎靡不振的海景房市场出现了一座座烂尾楼。
  
  如由乳山光谷新力房地产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光谷新力)开发的银龙湾本应在2013年交房,当来自安徽的业主准备去收房时,得到的回应竟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能交房”。而此时,距业主购房已有两年之久。
  
  同样,由哈尔滨阳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哈尔滨阳光)开发的海晶城也一度成为“烂摊子”,而这两家公司同属于一个老板——丁文华。
  
  此后,政府出手了。
  
  先是丁文华因为合同诈骗罪而锒铛入狱。随即,光谷新力和哈尔滨阳光进入破产清算程序。
  
  在政府 “理性引导当地有能力的开发企业接手部分具备盘活条件的烂尾项目,注入二次资金并规划调整”之下,这些项目由金鼎房地产接盘,而当年这两个项目的经销公司也正是金鼎。
  
  一系列整合之后,银滩的新房销售重新起航。
  
  经过多年维权,“龙悦银滩海景花苑”已经变成“旅居·国际城”。《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近日走进该小区,看到的仍然是丛生的杂草和半成品的别墅。
  
  旅居·国际城的半成品别墅
  
  因为新房审批已经叫停,目前银滩在售能够让各地“看房团”购买的新房大多是这些前期烂尾盘活的项目。正是在金鼎的重新包装下,这些烂尾楼盘得以重新入市销售。
  
  “我们不敢代卖金鼎的新房和二手房。” 中介小王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人家不让卖,我们惹不起的。”
  
  记者也询问了其他中介,得到的是同样的答案。此后,记者还通过各种二手房平台进行搜寻,发现金鼎的二手房的确寥寥无几。
  
  这可能也是银滩新房和二手房价格如此割裂的原因之一。
  
  二手房价格甚至不如10年前
  
  银滩的生活方式和别处是不同的,业主们候鸟一般地来回也使其缺乏发展的动力。
  
  银滩道旁的一处公交站牌显示,这一区域除了住宅区,还是住宅区。
  
  尽管乳山市政府一再强调完善基础配套和便民服务设施,但起色仍不明显,道路上极少看到公交车,人们出行的主要方式是满大街行驶的电动小四轮,5元起步。
  
  “在银滩,卖房子的比卖菜的多。”这是中介张先生的一句玩笑,却也并不夸张。走在在银滩的大街小巷,看到最多的店面便是房屋中介。
  
  小区底商房屋中介店最多
  
  本来就不多的商超关门很早,晚上不到8点,记者想去超市买水,便被告知已经下班不再营业。
  
  夜幕中,稍微有些人气的道路两边开始摆出了流动摊点,兜售一些蔬菜、水果等生活必需品,像极了农村常见的小集市。
  
  无处不在的老旧海景房在海潮侵蚀下显现出斑驳的样子,一如这里安闲的老人们。小区的安全系数似乎也并不高,记者在银滩走访的两天里,可以随意进出每个小区,从未遇到过物管阻拦。
  
  “现在这里天气很凉爽,我就是夏天来这里避暑,过了国庆节我就回去了。这里冬天没有暖气,也是很冷的。”许大爷来自石家庄,2003年在这里置业后便过起了候鸟式生活。
  
  夜幕中没有几盏灯光的海景房小区
  
  就记者询问的小区入住率,许大爷说:“我们还是愿意在这里住住的,但是这里的入住率还是很低。夏天好些,可能会有10%,冬天恐怕连1%都不到。”
  
  一名出租车司机在闲聊中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他曾经在银滩这里开饭店,不过没多久便转行了,“就夏天旅游的时候会有些人气,别的时间没有人影,在那里做不了生意的。”
  
  “银滩这里除了房子还是房子,很多人当时买了就没有住过,我有个客户房子买了5年之后第一次过来,根本就找不到家了。二手房也和新房没有区别,所以这里空置的房屋很多,能交易的房源也很多,价格也就一直上不去。”房屋中介张先生说。
  
  张先生向记者举例道,10年前正是银滩海景房火爆的时候,当时的房价约为3500元/平方米。10年后的今天,价格大致是4000元/平方米,可以说基本没有变化。
  
  “只有楼层低一些、如3层以下房子有点涨幅,楼层高一些的甚至价格还不如10年前。”张先生说。
  
  随即,记者听到他在电话中促成一套顶层阁楼的交易,价格为1800元/平方米。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安居客官网查阅,距乳山100公里外的威海,6月份二手房均价为10112元/平方米。相比之下, 乳山的二手房价格堪比“白菜价”。
  
  不仅如此,中介们低价收房也成为银滩房价停滞的原因之一。
  
  “我卖给别的买家可能是亏一半,卖给收房的中介还要再打个对折。”陈先生告诉记者。
  
  中介张先生也说:“我手里押了6套房子,这在银滩算少的。我们全款收房子,价格肯等要低一些,我们也得有点利润的对吧。”
  
  不过张先生告诉记者,如今除非位置和质量特别好的房子,他已经不太愿意继续收房了,因为最近价格上不去,一些房子已经快跌破收房价了。
  
  清理沙滩上的浒苔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即将离开银滩的时候,铲车和运输车正在清理沙滩上的浒苔,因为每年银滩最热闹的旅游季即将到来。
  
  在海滩散步的许大爷告诉记者:“我才不关心房子的价格,我就自己住,附近没商业也好,人老了喜欢清净。”
  
  中介小王则表示:“我愿意趁着便宜多收几套房子,旅游季马上来了,估计会涨一点。”
  
  夜晚,在银滩的一个广场上,大爷大妈们从四周赶来,在霓虹灯下伴着音乐跳起了广场舞,尽管四周的居民楼内依旧是没有几盏灯光。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