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新房 二手 家居 拍地 租办 科技 汽车

您的位置: 首页 > 汽车 >

共享单车停车困难:为何别人停了,我却停不进去?

2024-04-15 09:15:47来源:

3月8日,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接到一起诉讼:哈罗单车被告,标的金额仅为1元。

原告陈先生说:“我多次锁车都没有成功,被迫收取派车费。投诉没有用,所以我不得不选择用法律来保护我的权利。”。

根据《中国新闻周刊》的采访,很多用户都有过类似的经历:即使他们把共享单车停在了白线规划区,但应用程序显示并没有回到P点;跟随平台的引导移动汽车,结果越来越远;使用机械锁,走远后自动弹开,最后只能支付派遣费。。。共享单车解决了交通的“最后一公里”,但往往卡在最后一步。

“P”点之谜

陈先生回忆,2月9日上午10点左右,他在北京市海淀区五棵松地铁站出站口用Hello自行车扫二维码。骑行约10分钟后,他到达目的地,将自行车放在停车位的标记区域内。当他正要锁定时,他发现Hello平台页面显示“您不在停车点P,无法归还自行车”。

同时,该平台提供了三种选择:一是“定位不准,尝试刷新”;第二个是“去附近的停车点P,离你32米远”;三是接受1元的派车费,继续退车。在尝试了前两种方法后,陈无法像往常一样还车。由于事情紧急,他只好接受1元的停车费减免。

不幸的是,4天后,陈先生在海淀区复兴路附近使用同一品牌共享单车时,再次遇到锁车的问题。他说,“平台提示挪车,先是显示距离P点还有5米、29米,然后还有1米,最后还是没成功,还扣了调度费。”这次骑行距离只有600米,但停车花了20多分钟。

P点到底在哪里?为什么有另一辆共享单车停在标记区域,而我的却不能停?在包括陈在内的许多消费者心中,这已成为一个未解之谜。

“我已经支付了Hello Bike的租赁服务费用。运营商未能提供正常的退货服务已构成违约。在这种情况下,该公司没有通过方便的申诉渠道等软件设置采取补救措施,而是收取1元的派遣费退货。这不仅浪费了我的时间,还造成了不必要的经济损失。这既不合理也不合法,”陈先生说。

北京市交通委数据显示,2023年,全市骑互联网租赁自行车的人数将达到10.88亿人。该市常住人口近2200万,相当于平均每人拥有近50辆共享单车。骑行数据持续增长的背后,是不断增长的用户基础和更加多元的用户需求。

“为了不损害更多用户的利益,我决定提起这起‘1元’诉讼,”陈先生说。

停放共享单车有哪些困难?

上述实际案例表明,用户使用场景中停车难的核心在于共享单车的定位和停车调控区的规划。

3月18日,北京市交通委印发《北京市2024年交通综合治理行动方案》,在重点任务中指出,“合理规划地铁站、居民小区周边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停车位,提高轨道接驳便利性。增加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停放设施供应,停车位比例达到1:1。推广运营企业所有车辆使用高精度卫星定位,实现所有轨道交通车站出入口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停车区电子围栏管理。"

对此,清华大学交通研究所副所长杨新淼表示,从成本和投资额的角度来看,目前企业很难保证每辆车都是最新的车型或具有最精确的定位能力,这需要一个过程。除了汽车本身,停车难还涉及一些与多辆共享单车不兼容的城市停车法规,导致一些品牌可以停放共享单车,而另一些品牌则不能。
“路边可见的区域,用白线框起来,印有自行车标志,是相关部门指定的停车区域。”业内人士指出,在该区域停放共享单车符合政府规定,但与共享单车系统中的返程点P不符。

这是因为随着城市的发展,路面上的一些早期标线与实际指定的停车区域不再匹配。业内人士透露,在一些地区,在某些特殊的时间点,可能会有临时的禁停区。如果公司不同步更新系统,用户也将无法关闭锁定语句。还有一些情况下,由于建筑物和天气等因素,网络信号中断,或者由于应用程序版本更新滞后而导致无法停车。

在杨新苗看来,城市治理的目标比技术问题更重要。目标应该是逐年解决自行车消费者的问题,而不是使用时间工具来让问题被接受。少数人会像陈先生一样去打“一元钱”官司,更多的消费者会以放弃骑行来回应不便。

由于各种原因,当用户在未被系统识别的停车区归还汽车时,将被判断为“违反停车规定”,相应的调度费用将转移给消费者。

“不同地区在管理和使用习惯上存在差异,城市需要相互学习,不断提高治理质量,并朝着更精细化的方向实施。以地铁出入口为例,应优先确保周围有限空间内的行人通行,并分层安排人用自行车和共享自行车等停车设施。”杨新苗说。

在建立包括事前、事中、事后在内的共享单车全链条综合监管体系的过程中,企业正在进一步夯实减少停车难、改善消费者体验的主体责任。

业内人士回应称,未来车辆停车位将根据车辆需求和潮汐情况进行动态调整。停车点和交付节奏将根据用户反馈,在主管部门的监督和指导下不断优化。